演员程苔

《演员程苔》演员程愫 年上攻 演员程苔娘受 连载中

《演员程苔》演员程愫 年上攻 演员程苔娘受

时间:2019-11-27 12:04:05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步归舟 主角:李姐,段人行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步归舟原创小说《演员程苔》,主角是李姐,段人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演好一个角色的重要前提,是理解角色。程苔反反复复看了三四遍剧本,连晚上睡觉她都是抱着剧本睡的。即使如此,她还是无法理解人物。 程...

精彩章节试读:

演好一个角色的重要前提,是理解角色。程苔反反复复看了三四遍剧本,连晚上睡觉她都是抱着剧本睡的。即使如此,她还是无法理解人物。

程苔在新戏里演的人物名字叫做江沅。从名字上看,这似乎是个温婉友善的姑娘,但实际上完全不是。程苔第一次看完剧本,觉得江沅就是个疯女人,莫名其妙地觉得全天下的人都想害自己,所以处心积虑地对每个人下手。

她本以为是自己没有好好地理解这个人物,可当她多读了几遍剧本以后却还是这样认为的。

在拍定妆照那天,程苔拿着剧本去和编剧聊,想要了解些什么。

“你不能用程苔的本能去感受江沅,而是要忘掉原来的自己,彻底地变成江沅。”编剧很是耐心地给她讲解自己创作这个人物形象的初衷。可程苔听了半天,还是没听清楚。

程苔还没有解决理解人物的问题,又来了新的问题。

导演在看完她的定妆照以后,摇摇头,拿笔指着她的脸说:“你看看你这张脸,哪里能给人一种城府颇深的感觉。”

导演抬起头来看看程苔,叹口气,无奈地说:“开拍前尽可能瘦吧,把你这脸颊上的嘟嘟肉都尽量消下去。你看看你现在,没看出来什么城府深,光能看出来家底挺厚的。”

程苔摸摸自己两颊上的肉,在众人的笑声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江沅这个角色离程苔太远。编剧让她彻底地变成江沅,这实在是太难。

程苔不知道要怎么样去演绎一个生来就狠毒的人,身边没有人让她有样的感觉,她也没有什么恨的人。

她二十几年来的生活太过平淡,没读大学前,除了去学校和少年宫,她就是待在家写作业,最多就是节假日去大伯家的早餐店帮忙。为此大伯经常感慨:“我家两个小子,还不如人家闺女一半好。”

读了大学她也没什么业余活动,除了上课吃饭就是回宿舍,周末出去逛街,有时候段人行会来看她,最多就是有人过生日去吃顿好的。

程苔的生活就是这样波澜不惊。像少年冯太后和小郡主这种设定简单的人物,她演起来不是太难。与其说她是在演,倒不如说她就是在表现自我。可新戏里那个从头到尾都是在黑暗里的人物,她没有办法继续这样演下去。

以前的角色本来人设就很好,带着角色滤镜看剧,观众多多少少都会忽视她演技的欠缺。程苔在新戏里的戏份比重增加了不少,本来人设都不怎么讨人喜欢,再加上戏份多,观众很容易就会看出她演技的不足。

俗话说,临阵磨枪,不亮也光。程苔决定拼一把。好不容易等到的角色,她不能那么轻易就放弃。

离进组还有一段时间,程苔没有什么工作安排。为了更好地适应角色,她开始找各种犯罪类悬疑类恐怖类电影来看。

人的内心深处,总有不为人知的恶。程苔想要激发出自己内心恶的那一面。她现实生活中没有什么机会,程苔就只好借助电影。在电影的虚拟世界里,总有一些无可奈何的情节,总有为人不能接受的结局。

一个人经历过的事情或许很少,但是作品里的世界是广阔的。程苔有选择性地选择直面最黑暗的那部分。刚开始看的时候,程苔最多的感觉是不忍,但看得多了,她似乎还找到了一丝快乐。

她察觉到自己曾经的平淡被这片黑暗逐渐吞噬。她的灵魂被撕裂,那些里面原来的记忆也被撕裂。程苔一无所有地走进这片黑暗,仿佛走进地狱,耳边尽是悲鸣,所见之处是各种狼狈的样子。在这里,人的希望被无奈吞噬,机会葬送在欲望的撕扯里。

不是所有故事的结局都是花好月圆。看多了无奈和愤怒的命运以后,程苔觉得自己的内心无法平静下来,似乎有一团火熊熊燃烧,这团火可以带领她除去前路中一切阻挡的东西,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

进组之前,程苔还有新的画报拍摄工作。这天在拍画报的时候,摄影师一直在告诉程苔该摆的造型。程苔在大学时候拍过几个广告,因而对于画报拍摄很是熟悉。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摄影师对她颇多意见,总是拍拍停停,光说还觉得不够,说着说着就过来指导她。

刚开始程苔没觉得有什么,还因为自己的不熟悉给在场的工作人员增加麻烦而感到不好意思。可拍到后来她愈发觉得不对劲。每次摄影师来指导她摆造型的时候,总会碰到她的身体,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一次比一次教得细。

程苔觉得莫名地反胃,如同皮肤上不知何时被抹上了一层猪油。虽然摄影棚很热,但她的额头上冒出冷汗。即使不舒服,她还是努力地想要表现好,但每一次摄影师还是会有奇奇怪怪的意见。

她抬眼望去,在场的工作人员各干各的事,似乎这份教导是理所应当。程苔又看了一圈,发现自己的经纪人站在不远的地方玩手机。她赶紧喊了几声李姐,借口有些头晕,想要喝口水。

李姐赶紧跑过来问摄影师能不能暂停一下。摄影师有些惊讶,但还是示意现场其他的工作人员休息一下。李姐扶着程苔走到摄像师旁边,递给她水。

“还有两张就可以了。”摄影师又帮程苔理了理头发,微笑着说。但他的笑意看得程苔背后一阵发凉,立马往李姐的方向挪。

李姐点点头,示意摄影师赶紧拍。

程苔忍住反胃的感觉,瞥见摄影师习惯性地摆弄着自己的相机,就像刚刚指导自己摆造型一样。就在经纪人转过头和现场的工作人员闲聊的那一瞬间,程苔用自己的高跟鞋狠狠地踩在了摄影师的脚背上,然后连忙装作意外的样子摔倒。李姐被这意外的一幕弄得很是慌乱,赶紧上来扶住她。

“快点拍吧,尽量不要拍到她的脚踝就好。”李姐心疼地看着程苔的脚背,催促着摄影师。

或许是担心程苔又受伤,在接下来的拍摄过程中,李姐就站在摄像师的旁边。程苔仿佛一下子开窍了,再也没有被摄像师找出什么不足。

从摄影棚出来的那一瞬间,程苔长长地舒了口气,看了一眼红肿的脚背,感觉不到痛,只觉得解脱。虽然有工作人员扶着她,但她还是咬咬牙才能上车。靠在椅背上,程苔闭上眼睛,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忽然袭来的疼痛还是因为其他。

但很快,就有关于程苔在拍摄现场“耍大牌”的说法流传出来。程苔看了一下NSS的相关爆料,不外乎是“我有一个朋友”系列。

每次爸妈给程苔都打电话,都会跟她说自己这么多年工作的事情。程苔心里明白,他们肯定是看了网上很多传闻,半信半疑。

网上关于程苔的新闻倒不是很多,毕竟她现在连个三流演员都算不上。但是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新闻。每天一打开MIBI,首页上就会有很多文章。这些文章都有着令人咋舌的标题,谁与谁又在一起,谁又搭上了哪条线。

程苔的爸爸做了一辈子老师,天天在学校里给人讲道理,妈妈又在剧院里管着服装,见惯了年轻小姑娘吃不了苦早早地放弃。

他们对程苔的态度很是矛盾,既不希望她吃苦,又担心她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其实程苔有的时候在候场的时候,偶尔也会上网看看这些所谓的独家消息。有的当笑话看,有的当故事看。

程苔觉得有些写手完全可以去写小说,他们笔下的故事情节曲折,描写细致,仿佛自己就躲在主人公的床下面一样。

她也知道,各家所谓的独家消息里,可能会有些是真的,但大部分是杜撰,或者是烟雾弹。但因为这些报道,她已然成为了父母眼里的高危人群,不知道哪天就会坠入无底深渊,再也爬不上来。所以父母每次都会旁敲侧击,表明自己的态度,最常说的就是家里有吃有喝,不需要她救济。

程苔每次听到这些话都要强忍笑意。她虽然就是个三十六线女演员,但是演演戏拍拍广告,偶尔再去蹭个商演凑人数,也够吃喝了。

虽然如此,但是看到那些所谓的新闻,程苔还是觉得有些难过。刚开始她还能安慰自己,但最近一段时间,她心里的火越来越旺,她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什么都不想看。

为了减肥,也为了对抗内心的软弱,程苔开始往健身房跑。就连她的教练都觉得奇怪,追问程苔是不是家里不方便洗澡。

程苔想要通过加量锻炼身体,来对抗这段时间精神上的痛苦。当她有一天照镜子的时候,忽然觉得,镜子中的自己似乎有些陌生,她不是程苔,似乎是江沅。

程苔在试镜的时候不止一次被指出来不眼神的问题。她自认不能像奚安娜一样,第一次演电影就凭借回头一看的片段登上热点榜,只能靠后天努力,练出一双所谓有故事的眼睛。

程苔想起大学的时候老师提起过梅兰芳养鸽子的故事。她就是这样,专业课知识记不得多少,老师讲的故事段子她倒是记得清楚。

程苔心里泛起了嘀咕:梅兰芳说盯着鸽子看,可这里去哪找那么多鸽子啊。她在家周围转了好几天,还是没有找到鸽子,但却发现了新的方法。

程苔住的小区里有个小广场,广场上面有几张乒乓球桌。程苔觉得,乒乓球也是上下左右地动,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和鸽子也差不多。

每天下午孩子放学以后,程苔就站在球桌的中间,保持头不动,眼睛跟着乒乓球动。她原以为这样很简单,可孩子们一局球还没打完,她就觉得眼

本书标签: 现代言情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

最新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演员程苔》演员程愫 年上攻 演员程苔娘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