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夷珠

《沧海夷珠》沧海遗珠剧本杀 字母文 沧海夷珠玻璃 连载中

《沧海夷珠》沧海遗珠剧本杀 字母文 沧海夷珠玻璃

时间:2019-08-16 00:40:41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垂枝银杏 主角:李沧,霏珠

独家完整版小说《沧海夷珠》是垂枝银杏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沧,霏珠,书中主要讲述了: “肥猪?你!你才是肥猪!”霏珠顿时火大,明摆着被李沧钻空子欺负了一次。李沧哈哈大笑,又要伸手去摸她的头发。 “呦,这地方可真热闹...

精彩章节试读:

“肥猪?你!你才是肥猪!”霏珠顿时火大,明摆着被李沧钻空子欺负了一次。李沧哈哈大笑,又要伸手去摸她的头发。

“呦,这地方可真热闹。”人未见,声已至。梅子和松子两个得力大丫环,捧着梅煎、点心托盘,拎着酒菜食盒,后面的嬷嬷抱着一大捆木柴走进来。

松子是见过霏珠的,她不认生,梅子也跟着柳姑娘做惯了迎客丫环,二人脆生生叫了声公子,便进屋把酒菜点心一一摆上,嬷嬷自去屋旁,掏出火褶子升起子母小炉,搁上烹茶的茶壶煮滚水,又把串好的野味放上去煨烤。

霏珠想与李沧理论理论绰号不可乱起,顾及规矩,不想在众人面前跟李沧顶撞,就去看嬷嬷烤野味,翻翻竹签子,都是煮得了七分熟的,过过火取那么个意思而已。木柴难免有烟气,她咳嗽着问嬷嬷熏坏了后头的桃花怎么办。

松子在屋里听见了,笑答她没见识:“要的就是这种乡野田园风趣哩,霏珠快来屋里帮着摆桌椅。”

霏珠就放下竹签进屋去帮忙,李沧也跟着进去避烟气。进门是个客厅,摆着酒桌,左右各有一帘,他先撩起左边竹帘,里面有个多宝格,还有长案子可供书画。临窗摆了琴,几上一盆水养的绿蒜苗,一盆压枝松景,是个简简单单的小书房。

望了几眼,返回去再撩开右边帘子,推门是大间套小间的坐卧处。绣屏纱幔,无一不精美,还有个小门能通到后面桃林。

客厅里摆好酒菜,梅子来请李沧入席:“公子,我们姑娘说,今天务必要伺候好两位公子,酒席已经摆上了,是否现在就去请另一位公子来?”

松子也及时把托盘上的花牌册子呈上:“公子,您可要点几位姑娘来作陪?茉莉姑娘吹笛最妙,鸢儿姑娘跳舞也是康州一绝呢。”

李沧点点头,正要起身往后面去寻李凉,格物和正心已闻着香味过来了,七手八脚收拾了一坛子酒几碟好菜,一人拽一个把梅子松子拉去,说是“二公子吩咐,他要醉卧桃林,找俩丫头陪着,旁人不得打扰。”正心还特意在李沧面前对霏珠说:“霏珠姑娘留下陪大公子倒酒,二公子还吩咐,只要大公子开心了,赏银不会少。”梅子松子拗不过两个小厮,又不敢得罪桃林里的二公子,只得跟着他们去,临出门使个眼色暗示霏珠不要怕。

霏珠不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天还没黑呢,外头还有嬷嬷,实在没什么好怕的。她又把心思放回如何早点出堂上。按柳心弦的说法,新来的丫环最少需得学一个月规矩,之后优秀者能出堂作姑娘,有潜力的还会再培养一个月。不论才学多么出众,想破格出堂也必须学满一个月规矩。无非是希望新丫鬟能熟悉楼内事务和熟悉姐妹,多多向老先生和姐姐们求教备试。

柳心弦特意叮嘱过霏珠:“莫怕出堂试,好好的为斜雨楼尽心,姐姐自然与你求个人情。”

大概就是在说要把斜雨楼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吧……霏珠笑了笑,她的利益,现下可是跟斜雨楼捆在一块儿呢,新鲜的青楼生活、爱看但不会做的诗词歌赋、满楼的倾国倾城、还慢慢有了小姐妹,又有银子赚,只要不用去接待某些让人倒胃口的客人,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嘛。

霏珠希望成为上官云衣那样的姑娘:打理打理斜雨楼的日常事务,有心情了就接客解解闷,没心情了就琢磨琢磨如何广拓财源,学学诗,学学琴。而且还不用伺候别人。穿越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总要尝试一种未曾体验过的生活吧!

唉,想远了,先争取到姑娘的地位再说。霏珠只管站着想心事,都没注意到李沧已经坐下等着她倒酒。

这位关系着自己能否破格出堂的男人可不能得罪,霏珠看他端着空酒杯望向自己,赶紧取酒壶倒酒:“北寒兄,吃好喝好身体好,您慢用。”

李沧一饮而尽,纠正了霏珠的错误:“你得喊我沧公子。”

霏珠又给他倒满:“沧公子这称谓太酸了,一听就是书生,凉公子蛮适合。叫北寒兄多有江湖气,衬托得您形象高大威猛……”

“称兄道弟是男人们的事,你一个小姑娘家,与我非亲非故的,我怎么记着,有个人今早踹了我一脚不说,还甩我墨点子。现在知道献殷勤了?”李沧端着酒杯,笑着看霏珠往他碟子里夹鸡腿。

啊,真是个小气男人,本姑娘都没计较你挠脚心的事了。霏珠腹诽着。她觉得还是早晨那个脑子转弯不太快的李沧好对付一些。又替李沧夹了一箸子菜,对他笑得更灿烂了:“沧公子就沧公子,更文雅……沧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小女子一般计较啦,霏珠这里再给您赔个礼。”

不是都说,女追男,隔层纸么。霏珠想起姐姐团妩媚的笑脸,周围没镜子,也不知道现在这样笑算不算有点妩媚。总之她为着顺利出堂,今晚已决定牺牲一下笑容了。

李沧颇受用。指这个指那个,把霏珠支使得团团转,又得倒酒布菜,又得去外头取新烤好的野味,还要替他剥壳递粥,不一会儿头上就冒了汗,一些细碎头发也被汗水湿了,贴在耳边。

吃饱喝足,李沧漱口净了手,把巾子递给霏珠,霏珠伸手接了,冷不防被李沧一把抓住。

霏珠想抽手,用了次力没能抽出来。算了就当是握手,霏珠就任凭小手被李沧握着,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观摩李沧头上别的一根玉簪:也不知道是什么玉,能值多少钱,看上去白白的,雕得也好看。

李沧见她不反抗了,以为霏珠也不过是位脾气天真大胆些的丫环,跟之前见腻了的丫环姑娘们没两样,要么甜言蜜语虚情假意,要么假惺惺地装,到最后不是为钱财就是为入府,娘小时候教导地一点都没错,“莫跟丫环纠缠,伤了未来媳妇的心”。丫环们真是不能纠缠,瞧瞧这个,才一顿饭的工夫,就任由别人摸她手。

他顿时像看到吃腻的食物般失了兴趣,伸手揽过霏珠的腰,打算调戏调戏了事。

本书标签: 古代言情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

最新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沧海夷珠》沧海遗珠剧本杀 字母文 沧海夷珠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