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荷》黑荷花19香烟价格表图 第七十二章:甘败(五) 黑荷耽美狼

《黑荷》黑荷花19香烟价格表图 第七十二章:甘败(五) 黑荷耽美狼

时间:2019-09-21 00:11:32编辑:百小白

主角是华伦,莫多卡的小说《黑荷》此文是本华伦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黑荷》第一季《演火品天》第二卷:惘行即跑 第七十二章:甘败(五) 未曾饱餐的本华伦,使尽了力气,也无法把脚上的铁伞挑起来,便灵...

黑荷

推荐指数:10分

《黑荷》在线阅读

《黑荷》免费试读


《黑荷》第一季《演火品天》第二卷:惘行即跑

第七十二章:甘败(五)

未曾饱餐的本华伦,使尽了力气,也无法把脚上的铁伞挑起来,便灵机一动,索性屈膝跳起来,利用弹跳力带起铁伞。待铁伞被带起那一刻,迅速弯腰,打算用后脖接住铁伞。头往铁伞下面一伸,用力一顶,还真的接住了铁伞。

但这一下大动作,却惊动了南茜。南茜忙把手中物件收回怀里,迅速转身来看,发现本华伦在用后脑枕顶着铁伞,便皱眉问:“你干嘛?”

本华伦闻声抬头去看,这一抬头,后脖的铁伞就滚了下来,滚下来的同时,正好缠住了本华伦的头巾带子。铁伞从本华伦背上滚了下来,而头巾也被带动了下来。沉重的铁伞,缠着头巾的带子,带子栓住本华伦的头。铁伞一掉,顺带把本华伦往后摔了一把。

“怎个···”

本华伦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被铁伞扯倒,急忙起身,头巾又缠住铁伞,只得侧着脑袋,瞧了瞧地下,这才明白原来是头巾的丝带被夹到铁伞的伞骨里去了,本华伦使劲拖了拖丝带,没能把头巾带子拖出来。

此时南茜起身道:“荷人,你终于醒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本华伦见她走过来,慌道:“休得糊弄洒家,你莫要过来,你再过来,洒家就···”又试探性地扯了扯,还是没能把丝带从伞叶中扯出来,心下一急,想道:坏了,这万恶的头巾!现今不正好让南茜方便宰割洒家?

遂弯身探步,用力甩动脖子,把铁伞往南茜那边甩了过去。

“孚~”

头甩出来的铁伞,能有多大的劲儿。南茜轻松避开铁伞,等他甩停了,才一手抓住铁伞的伞把,说:“你冷静一点,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

本华伦看铁伞没打中她,就急往后退,想要把铁伞拖回来再甩。南茜单手握住伞把,不让他把伞拖走。

就这样,两人一人用手,一人用头,互相对拉着,僵了一会。南茜烦道:“你能不能稍微消停一下,听我说好吗?”

本华伦当然不愿,虽双手被绑,还要用头跟她对扯,“洒家信你个鬼,你这鸟魍魉,有本事松开绳索,来痛痛快快的打个彻底!”

南茜不胜其烦,心想也是因为自己老是这样被人误会,一气之下才加入的藏魂阁,被藏主和点水师所利用。便不想再跟他争执下去,只好忍气吞声。无意间手指误按了伞把上的机关,铁伞的伞叶和伞剑一下子分离开来。

“咔嚓!”

还在猛扯的本华伦一下被卸力,往后翻了个跟斗,扑了一跤,又迅速弹腰起来。看见南茜手上拿着伞剑,自己头巾还缠住伞叶,以为南茜要动手了,便又疯狂地甩转脑袋,把伞叶带了出去。

南茜用伞剑横着一档,挡下了甩飞过来的伞叶,快速说道:“别闹了!荷人,听着,我已经被藏魂阁剔除出局了,我现在不是藏徒。你当我是洗心革面也好,当我浪子回头也罢,反正我现在不是你的敌人!格修被他们抓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忙!”

本华伦当然不吃这一套,回说:“在演苦肉计?洒家可不笨!少跟洒家来这套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洒家让你双手,用头都能甩死你!来啊!”

说着,本华伦又猛力一甩,这一甩,没能打中南茜,反而把伞叶甩得插入了土壁上,怎么扯也扯不下来。

“他娘的鸟蛋,这无把的伞,怎个插到墙上去了?”本华伦心骂道,然后跳起急蹲,企图用自己的体重来扯下墙上的铁伞叶。谁料才跳起来,额头上的头巾就不争气地下滑,竟滑到了本华伦的脖子上去了。

“你是要吊颈自杀吗?”南茜看着被半吊在空中的本华伦,不忍笑道。

“你个贼娘女娃娃,稍后洒家便教你···”

“轰隆!”

忽然一声巨响,从地窖外面传来,吓得本华伦连话都说不完整,急往外望去。只见洞口外面,一道白烟徐徐升起,像是刚发生过爆炸。

南茜也急跑到洞口朝外面看去,发现洞口外面的山脚下,聚集了一大群穿着米黄色连帽修身外套的人。

“靠!是藏徒!”南茜慌道,“奇怪,怎么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这个山洞我自己也是第一次来啊!”

本华伦听着就觉糊涂,问:“你不也是藏徒吗?你慌个鸟屁啊!”

而山脚下,一个刘海遮住了左眼的藏徒,像是首领之类的人物,无疑也看到了山腰处的南茜,此刻正得意地裂开嘴唇,跟右边的另一个藏徒说:“看吧,哪里需要翻山去找,随便炸他一发,就能把南茜引出来,多方便!”

右边的那个藏徒,看着也像是首领,脖子后面插着四块蓝色的树叶状大片块,右臂上缠住一条蓝色丝巾,在听完左边的藏徒说后,便下令大喝:“还等什么?去把南茜抓起来!”

三十多个藏徒随即向窖口跑去,每个藏徒的手上都拿着刀枪剑棍,一窝蜂地跑了上山。

南茜大惊,回头跟本华伦说:“是炼妖师纪乙微,和雀诈尹天懿!快走!”

本华伦戏说:“甚么鸟人儿?你怎个不说齐天大圣孙悟空来了?”

南茜没时间跟他开玩笑,顾不上那些小情绪,拉着本华伦的手臂就往外跑去,却忘了本华伦的脖子上还被头巾吊着,一拉,把本华伦拉得喘不上气来。

“你怎么还不愿走?还在磨蹭什么···”南茜骂了两句,回头一看,才发现本华伦的脖子都被拉长了,脸色发紫,急松手抱歉,“哎呀不好意思,我这就帮你解下来。”

说完就去解本华伦脖子上的头巾,却怎么也解不下来,头巾似乎打了死结,一时无法解开,无奈下只好先把伞叶从土壁上拔下来,然后想牵狗一样把本华伦牵出了山洞窖口。

“这厮!这厮!贼泼娘!松开!松开!恁地尽是鸟撞得多事儿!”

本华伦被一边扯着跑,一边破骂道。

山脚下的那个背插四叶的藏徒,眼神甚是犀利,在相距四百多米远的山脚下,都能看到南茜拖着的人的额头上那个黑色荷花纹身,惊呼:“荷人?他怎么跟南茜在一起?”

“什么?那个是荷人?”刘海遮住左眼的瘦面藏徒急问,“那还等什么?快追上去!一举两得啊!”

两个首领藏徒也跟着追了上山。南茜发现到那两人追上来后,大惊失色,急拐方向,朝山顶跑去。

跑不到十分钟,却跑进了一段悬崖峭壁,无路可逃。悬崖下方是深百余米的山谷,对接的那边邻山,远超一公里多,不可能跳得过去。

“这怎么和拍电影的不一样啊,不是一般跑到断山顶上,下面都有条河吗?”南茜心想。

但看背后藏徒已赶至,南茜打算故技重施,把手中伞剑插回伞叶,撑伞跳走。可是本华伦却一万个不愿意,以为南茜想拿伞剑刺他,左闪右避的干扰南茜把伞剑插回伞叶中。

此时那两个藏徒首领也赶上了山顶,一见南茜手握伞剑,以为她是要来个殊死搏斗,便笑道:“呵呵!跑啊!不跑了吗?叛徒!”

南茜不甘示弱,反骂:“纪乙微,尹天懿!你们两个商惠来的走狗!商惠来叫你们去东你们就去东,叫你去西你们也不敢朝北,在这里嘚瑟什么!”

刘海遮眼的那个藏徒,悠悠地道:“哟,说得怎么这么难听呢!我们只是为钱办事,你要这么说,那全世界的人,都是钱的走狗啰?”

背插四叶的藏徒首领不耐烦了,直逼道:“你跟她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现在还讨论人生大道理?动手!把他们两个都抓回去!”

这一声令下,三十多个藏徒一哄而上。南茜见势头不对,忙呼本华伦:“快,抱着我跳下去!”

本华伦一愣,讨笑地说:“洒家说你两句,你还真当自己是鸟了?”

南茜没跟他多闲话,一脚把本华伦踹了下山,然后跟着纵身跳了下去!

山顶上的藏徒急喊:“快,绕到山下堵住他们!南茜有伞,摔不死的!”

又见空中的南茜,把双手双脚收紧,一头朝地,急俯冲下去,追上了先落山的本华伦,然后快速把伞剑插入伞叶中,扭动机关。

“蓬!”铁伞应声打开,形成伞朵。虽说缓冲了急坠的力,但本华伦的头巾还缠在伞叶铁骨中,伞一打开,头巾的另一端就吊着本华伦的脖子,把空中的本华伦吊了起来!

“呕~”

本华伦当即被吊得不能呼吸,双手又被绑住,无法挣脱,只得反着白眼,双脚踩空乱腾,有苦喊不出来。

南茜心知,因为铁伞的重量原因,缓冲不能一直持续,必须收伞放空一阵,等会再开,才能把急坠的力一段一段的卸掉。于是,在开伞后的两秒,又把伞收起,空中的两人又开始急坠。

才得松口气的本华伦,等得南茜收伞后,直骂出口:“你这鸟贼破娘!休要把洒家吊得···呕~”

话还没毕,南茜又把伞撑开,缓冲了一段,本华伦顿时就被吊得舌头都伸了出来。

两秒后,南茜再把伞收起。本华伦连忙大透两口凉气,再骂:“贱人!稍后洒家即便是咬,也得咬死你这···呕~”

本来不想那么早开伞的南茜,听本华伦骂得那么难听,干脆又把伞打开。

这才下得五十多米,离地还有五十米,本华伦已经被措地吊了三次,往下又多吊了三次,最后难得收伞,本华伦已经被吊得眼泪都渗了出来,求道:“姐姐,能不能来个痛快,洒家脖子快要断···呕~”

两人快要到地时,南茜最后把伞再开一次,好让下地平稳些。最终两人如蜻蜓点水般,轻触山谷泥地而落。

南茜把伞收起,再把

阅读全文
黑荷

黑荷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本华伦原创的奇幻小说《黑荷》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华伦,莫多卡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黑荷》第一季《演火品天》第二卷:惘行即跑 第二十九章:未会行,何以跑(四:失算) 本华伦最终无奈只好离开,回到了收容所休息。

作者:类别:奇幻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黑荷》黑荷花19香烟价格表图 第七十二章:甘败(五) 黑荷耽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