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风醉珠帘》疏风解毒胶囊 第九章 强人豪夺万念俱灰 疏风醉珠帘LOLI控

《疏风醉珠帘》疏风解毒胶囊 第九章 强人豪夺万念俱灰 疏风醉珠帘LOLI控

时间:2019-08-10 18:03:15编辑:百小白

主角叫朱潜,玉坤的小说是《疏风醉珠帘》,它的作者是妙音清影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门外的阳光刺目而张扬,菊儿站在阳光下的刹那,只觉得眼前一黑,金色的星星在眼前黑漆漆的暗沉中晃来晃去。她伸手扶住一侧的墙壁,凉凉的墙...

疏风醉珠帘

推荐指数:10分

《疏风醉珠帘》在线阅读

《疏风醉珠帘》免费试读


门外的阳光刺目而张扬,菊儿站在阳光下的刹那,只觉得眼前一黑,金色的星星在眼前黑漆漆的暗沉中晃来晃去。她伸手扶住一侧的墙壁,凉凉的墙体带来的湿润让她昏沉的脑袋稍稍有些清晰,她稳了稳心神,闭上眼睛甩了甩头,希望把这种晕晕的感觉甩落。

再次睁开眼睛,眩晕感似乎弱了不少。抬脚跟在来人的后面,这时候菊儿才有机会打量这个给她带来噩运的人,没有想象中的坚硬的盔甲,一身灰色的中长衣衫,也许这样的装扮更适合马背吧。

一边打量,菊儿跟随着来人穿枝拂叶,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往前走去。从这个院落走过一个圆形的拱门,到了一个看似后花园的院子。花儿依然静静地绽放着,姹紫嫣红的旖旎出暖暖欲熏的风景。蝶儿痴恋着嫩嫩的花瓣。辨不清周围潜伏的危机,依然且飞且舞。吟唱出花与蝶的恋歌。树木抽出嫩嫩的新枝,几树垂柳的叶子已经有拇指大小,嫩嫩黄黄的柳穗开得绚烂多姿。

这样的景色在三月的江南是最普通也是最宜人的。可是今年,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往日的赏花人如今又在哪里?或许被杀害。或许因为迫于生命的威胁而投诚。

或许远走他乡了吧。菊儿哀叹一声,不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家。此时的苏州又会是一种怎样的境况,父亲和母亲还是去年的赏花人吗?也许二老牵挂自己而病榻在卧。也许……

菊儿不敢往下想。

穿过这个花红柳绿的园子。一路往前走去。前面的院子里身着盔甲的士兵陡然多了起来。有来来往往三五成队巡逻的。有忙忙碌碌抬着一些酒肉的,想必这些食物也是他们从家家户户抢掠来的。

看到菊儿,他们的眼光刷刷刷地刺了过来,菊儿感到身上的衣服有被渐渐剥离的赤裸感,她从没有感觉到原来眼光可以这样尖利,如刀似锥。她深深地埋下头,眼睛紧紧盯着前面的脚,亦步亦趋地匆匆往前逃去。

在一众目光的追逐中,菊儿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你先等在这里,等我回禀千户大人后,你再进来。”前面的人踏上一级台阶,回头吩咐菊儿。菊儿一惊,这就到了,一颗心登时像一头小鹿一样在胸中撞击。背上也渐渐生出一阵阵的凉意,恐惧从脚底慢慢地涌上来。她怔怔地没有吭声。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半边,“大人,昨儿掳来的女子已经带到。”

“直接让她进来吧!你在门外守着。不许任何人打扰。”响亮但慵懒的声音自屋内传了出来。

“是,大人。”好一个恶奴,真是一只会摇尾巴的狗,菊儿拿眼睛狠狠地瞪了这个奴才一眼。碰触到他转身看向她的目光,又胆怯地低下头。

“进去吧!别想耍什么花样,好好伺候大人,还有你的好处。”阴阳怪气的声音与刚才的谄媚判若两人。菊儿在心里臭骂道:“下辈子你不配做一个人,连奴才命也没有。你只配做一只猪狗不如的东西。做奴才也有做奴才的品,助纣为虐,善恶不分。妄你为奴一次!”

忐忑不安地推开柳木做成的厚实的门,菊儿感到自己踏过这扇门时那么沉重。她知道自己走进这个屋子里,是走向一个深渊。

虽然自己的年龄还小,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了解甚少。可是母亲曾经向自己讲过女孩儿的贞节问题,也曾教导过自己作为女孩子要遵礼仪,不要随意和陌生的男子共处一室。今早凌晨,当她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的紫衣姐姐的样子,她似乎就感觉到了什么,虽然懵懵懂懂,但她知道这是一件对她来说会影响一生的事情

。她害怕、担心、无助、绝望。可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停下来,因为在这里她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眼睁睁地把自己推向无底的悬崖。踏进房间,菊儿看不清屋子里一切,她在门口稍稍停了停,眼睛渐渐适应了屋子中的阴暗。她环顾着四周,希望能够看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恶狼。

屋内无人。

确切地说,应该是这间屋子中无人。

一张软榻在正中央的位置,软榻上铺着厚厚的白色羊皮,一张红木的几案,几案上搁着一把弯弯的月牙刀,看到这把刀,菊儿的心怦怦开始跳起来。

她明白今日稍有不慎,这把刀也许就是送她上路的兵器。房间左右两侧各摆放着一把椅子,一张几案。几案上摆放着葱郁的一帆风顺,想必这所宅邸原来的主人也是喜爱花草之人,把这些花花草草养得这样蓊郁,菊儿也是喜爱植物的,看到这么几盆翠绿,心竟然有了些微放松。

“在那儿看什么呢?难道你想让我等上半晌不可吗?过来!”隔壁厢房内命令的语气不容迟缓。菊儿看了一下案上的刀,咬着唇默默地往左边的厢房蹭去。

厢房内,空气有些隔夜的污浊,屋子的一角熏着沉香,看来这个千户大人还是一个颇为讲究的人。菊儿走进这间屋子,就感到前方两道凌厉的目光紧紧盯着她,她站在门口,手足无措。

屋内静寂。菊儿只听到自己强自压抑住的呼吸声。

静,还是静。

菊儿感到一种没来由的压迫感逼近自己。

当她在家里听管家伯伯给她讲后羿射日的神话的时候,她曾崇拜过后羿的勇敢,不是因为他能够冒着被太阳蒸发的危险,而去射日,而是因为后羿作为一个平凡的人,敢于向那么伟大的太阳搭箭,菊儿认为这样敢于向实力悬殊的对手宣战,所以后羿是勇敢的。

可如今她更体会到后羿的坚强,她能够在头上罩着十个太阳的情况下,冒着被烤干的危险射日,可奖可嘉。眼下,菊儿更能体会这种被烤焦的抽离感。她觉得前方的目光就是十个太阳,烤得她身上冷汗直流。

菊儿微微抬了一下头,抬起眼睛偷偷瞄了一眼这位大人,她的目光一下子被折转了回来。千户大人半倚在床榻上,上身着了一件白色的单衣。黑黑的厚实的脸上最显眼的就是这双此刻盯着自己的眼睛了,这双眼睛炯炯有神。

目光中有一种冷冽的杀气,蛰得菊儿身上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

哈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许是欣赏够了战战兢兢的菊儿惊恐的样子。千户大人恶作剧地大笑起来。菊儿牙齿打颤,心里那个恼恨啊,恨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不就是一个千户大人吗?有什么可怕的?又不是真正的苍狼。可心底的另一个声音说,这些来自草原的骑兵,就是一条条草原狼的化身。真是变态啊!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是怎样无奈地走向地狱的。这样的凄惨难道很有趣吗?

想到这里,菊儿的愤怒渐渐升腾起来。她的牙齿咬得咯咯响,恨不得扑上去将这个人咬得支离破碎。可下一刻,她又立即被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震住了。她的头更低了。

“抬起头来。”命令的语气不容违背。

菊儿没有理他,哼,以为我是一只任你糟蹋的羔羊吗?在临死前还要听凭你的命令。做梦去吧。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宁可死!

“呵呵,小丫头还挺有个性!”声音在头顶响起。菊儿的嘴唇渗出血来。

“让我看看是怎样的一个丫头。”说着,菊儿只感到自己的下巴被一只粗糙的手重重地捏着,力道强硬地抬起她的脸,面前的那张黑黒的脸在眼前放大。

她厌恶地瞪向这张脸,此时的这张脸上写着什么啊!

调笑,不屑,隐隐地,还有一丝丝探寻。

与千户大人眼神交流的片刻,菊儿毒辣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回盯着他,她的眼睛明白无误地告诉对方:你想怎么样?别想在我身上得到一切,除非让我死去!

许是感到了菊儿的悲壮。他的眼睛瞬间有些迟疑,可随即又阴狠起来。

“臭丫头,想反抗!就凭你吗?”话音未落,菊儿一个踉跄,朝床上扑去。她的大腿重重地被床沿撞得生疼。她倒吸了口冷气,忍住疼痛,她只想尽快脱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可是还未等她将头从棉被上抬起来。她就被重重的身躯压倒在床上,菊儿只觉得整个头颅如被五雷轰顶。

她的一双手狠狠地抓向上方的脸,可未等她凑近,她的手腕就被铁钳一样的大手抓住了手腕,既而钳制在头顶,任她使出浑身的力气也无济于事。

这时候,菊儿才感觉到欲死不能的可怕。

脚,还有脚。菊儿动了一下腿,腿上是更为有力的压制。

“还是一匹烈性的小马驹,哈哈哈哈,我喜欢。”面前的这张脸简直恬不知耻。菊儿一口唾沫喷向这张脸。

“哼,我已经几天未洗漱过了,小丫头,正好用你香喷喷的口水洗去我脸上征战的风尘。”这人竟然丝毫不顾脸上的唾液,他慢慢俯下身子。菊儿的脸扭向一边。只听得刺啦一声,菊儿感到自己的胸前一凉,原来这个不知羞耻的恶徒用牙齿撕裂了自己的胸前的衣服。粉色的兜肚毫无遮拦地暴露无遗。菊儿一时感到又羞又愤。

“你这个该死的!流氓!盗匪!……”

渐渐地,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的辱骂丝毫不起作用,反而刺激着身上的这具皮囊越发猖狂,随着一声声刺啦刺啦撕裂声,菊儿感到自己的整个身躯裸露在三月犹显料峭的空气里。

屋内,粗重的男性呼吸声。

床上,菊儿绝望的泪水泛滥而下,她痛恨自己。自己曾经在面临蒋翠翠的拐骗的时候悄悄告诉自己,离开了父母就离开了疼自己爱自己的人,以后她要独自面对艰辛,以后她也没有了流泪的机会。她不会流泪的。不会!

所以面对陌生的人流,举

阅读全文
疏风醉珠帘

疏风醉珠帘

主角叫朱潜,玉坤的小说是《疏风醉珠帘》,它的作者是妙音清影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正自哀伤间,管家来报:“大人,卢老爷来访!”听管家如此说,好半天,朱潜才回过神来:“卢老爷,哪个卢老爷?”他怔了怔,记不起来自己已

作者:类别:古言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疏风醉珠帘》疏风解毒胶囊 第九章 强人豪夺万念俱灰 疏风醉珠帘LOLI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