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风醉珠帘》疏风解毒胶囊 第十九章 薄酒一杯残垣事 疏风醉珠帘同人女

《疏风醉珠帘》疏风解毒胶囊 第十九章 薄酒一杯残垣事 疏风醉珠帘同人女

时间:2019-08-10 18:03:33编辑:百小白

独家完整版小说《疏风醉珠帘》是妙音清影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朱潜,玉坤,书中主要讲述了:江南四月薰风低,江南女儿芳步齐。晚云接水共渺瀰,远沙叠草空萋萋。白苎不堪论古意,数花犹可醉前溪。孤舟有客归未得,乡梦欲成山鸟啼这首...

疏风醉珠帘

推荐指数:10分

《疏风醉珠帘》在线阅读

《疏风醉珠帘》免费试读


江南四月薰风低,江南女儿芳步齐。晚云接水共渺瀰,远沙叠草空萋萋。白苎不堪论古意,数花犹可醉前溪。孤舟有客归未得,乡梦欲成山鸟啼这首李咸用的《江南曲》写出了江南的暖风微醺,晓云弄月,浅水成碧,山峦叠翠,芳草凄凄,花语飘零……

人间四月芳菲尽,而青葵园中则是一片春色正盛时。这里的春色似乎来得早而走得格外迟,仿佛这春景春风都眷恋于这里旖旎的莺声燕语,流连于一派桃红梨白中,桃花谢了,海棠开,高大秀颀的玉兰将木荷状的花瓣层层点缀于油亮可鉴的叶子间,那淡淡的香气就这么曲曲折折透过密密的叶片飘洒开来,使整个院子更增添了几许醉人的春意。

夹杂其间的榆叶梅更是将粉色的红云扯得花团锦簇,站立在其下面,你能听到它们或私语或欢笑或嬉戏或奔腾的声音。枝头横陈的春情让人忍不住想醉在其间永不回人间。

四月将尽,秀儿在青葵园中已近一月,每日到教习坊学习倒也过得充实而满足,从乐坊到画坊、书坊,她的天赋和才情让和她一起学习的女孩子震惊不已,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完成的练习因为她曾经的书香世家的熏陶让她在短短一个月内获得了四位教习师傅的肯定。

只是对于围棋,秀儿从来不感兴趣,用她自己对父亲的话说是:我与棋类无缘,无论我多么努力,它依然不识我,我也不识它,所以已近五月,她在棋坊也待了几日了,每日百无聊赖而又不得不面对。而风烟依然在书坊。

一日两人从教习坊转回,风烟看着无精打采的秀儿,忍不住轻轻扯了扯秀儿宽大的袖子,“妹妹还在为下棋的事情烦扰吗?”

秀儿抬头看了风烟一眼,重重叹了口气,“是啊,风姐姐。我苦恼的是无论我多么努力,可就是没什么进步,你瞧啊,我在这里已经这么几天了,可如今什么规则,什么下棋的计谋,唉!我是一窍不通!更别说和高手对决之时还要懂什么心理战术了!想起这些我这脑袋就噼啪作响,焦躁不安。这种痛苦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那是因为妹妹对下棋没兴趣,记得我父亲曾经告诉过我,旗下得好的人都懂得权谋之术。妹妹不喜欢下棋是因为心思坦荡如砥,不喜巧花心机。”风烟看着秀儿一幅入地无门的模样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我们作为青葵园的招牌,只是每日陪客娱乐,只要让客人高兴就行了,怎么还得学习这些权谋啊!姐姐,你会吗?”秀儿一副无辜又无害的神情。

“傻丫头,别忘了,我们要陪的客人是怎样的身份,你想啊,来这里的都是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少年的人精了,哪一个不是胸中沟壑万千啊!所以这些人也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下棋,所以我们这些人可以不会弹琴,也可以不会跳舞,但且不可不回下棋。以前在家里,父母健在的时候曾经教过我下棋。只是未曾想,那时的闲情逸致倒成了此时生存的一种技能。”说道父母,风烟的的眉宇又黯淡了下来。

“风姐姐,你今晚回去后有没有活儿要做?”秀儿赶忙扯开话题。

“今晚应该没有了吧,刚刚为烟岚姑娘绣好了一幅围屏。这两日应该可以歇一歇了。”

“姐姐白天在这里学习,晚上还要赶着刺绣!我以为以前烟岚告诉我新来的女孩除了学习还要干活只不过是略略表示一下而已,没想到真是如此啊!姐姐原本就会刺绣吗?”秀儿一脸崇拜。

“哪里会?以前我家虽不是高官富商,可父亲在朝廷也谋有一官半职,家里只有我一个女孩,是父亲四十多岁才得来的,所以父母就娇惯了些,每日里除了陪父亲下棋听曲外,书没读多少,一切女红更是从未染指,所以……

你看我这双手。”说着自层层罗袖中伸出那双青葱十指。

秀儿抓起那双手,不觉眼中升起一团酸酸的湿雾,这双手原本在筝弦间悠闲游走,原本握着一本古卷打发时日,可现在呢?大大小小的针眼遍布在十指饱满的指腹上,掌心几个水泡亮亮的似乎要奔泻而出。再看看自己的这双手,依然柔嫩无骨,润滑细腻。

同时来到这个园子,没想到风姐姐却忍受着这样的苦楚。秀儿柔柔地抚摸着那一个个深深浅浅的针眼,心里也有种千疮百孔的穿越之痛。

“妹妹莫看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风烟不着痕迹地撤下手藏于袖中。“妹妹今晚到姐姐屋里来吧,姐姐有事想请妹妹帮忙。”

“什么事?姐姐,只要你提出的,我一定答应。”秀儿赶忙擦了把眼泪,心里恍然有所补偿似的立着保证。

“妹妹先别忙着答应,你回去向华姑姑告知一声就过来吧。姐姐今晚备下饭菜等你过来,我们一起吃。只是不知道我那儿的粗茶淡菜能够请得动妹妹?”“姐姐说哪里话呢?我们是亲人啊,你遇到事情,我不帮你谁帮你呢?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那好,我们一言为定,我回去准备一下,妹妹也回去稍稍休息就过来吧。”两人在正厅出分手后,秀儿转回到拢月阁,和华姑姑闲聊几句后就来到风烟处。

风烟所居的这间屋子原本有四位女孩子,其中一名女孩因为被园中一位姑娘看中选作侍女,所以如今只有三人,屋子虽然不甚宽敞倒也温馨舒适。秀儿来到之时,风烟已经准备好了三个素菜,一壶淡酒。

“姐姐怎么还买了酒啊!我是滴酒不沾的。”秀儿看到桌上的这些,意识到风烟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虽然妹妹平日滴酒不沾,可是从今日起要学会喝酒,我们都要学。何况今晚这杯酒妹妹定要饮下,因为这是姐姐敬你的。”说着将秀儿面前的杯子斟满。

“妹妹,先吃些饭压压饥饿,空腹喝酒容易伤身。”说着,风烟夹了一些菜放入秀儿碗中。

“姐姐,你屋内的几个同伴呢?她们都不在啊!”两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都被唤去干活去了。正好今晚只剩下我们两姐妹可以推心置腹地说说体己话。

等到饭菜下肚,风烟端起秀儿面前的一杯酒站了起来,而后深深一礼,“妹妹,姐姐有一件事烦请妹妹帮忙,如果你答应就喝了姐姐这杯酒,如果不答应这杯酒就是姐姐的,权当姐姐没说过。”

“姐姐,有什么事情请讲。”秀儿神色凝重地看着风烟。

“这,姐姐真有些难以启齿,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园中的花魁大赛了。自从来到青葵园后,姐姐我吃尽了苦头,更明白在这个园中想要活得好就要参加花魁大赛并夺魁。妹妹也希望姐姐能够成为当红花魁,风风光光地行走在那座鎏金紫瓦宫殿里,而不是在这低矮潮湿,拥挤不堪的贱婢窟里是不是?”秀儿不由地点了点头。

“而我参加花魁大赛唯一能够夺魁的是舞蹈,然而多么优美的舞蹈如果没有引人入胜的曲子与之相辅相成也只是平淡之姿,我们初来乍到,不认识什么精通音律而又颇负盛名的乐师,可妹妹的琴声不同寻常啊!所以我想请妹妹为我抚琴一曲。”说完,风烟满含期待地看着秀儿。

“不是不可以,只是我听华姑姑说,楼内的姑娘所伴奏之人只有乐师,不可用自己姐妹,因为一旦夺魁,不知那些恩客是因为琴声还是因为歌舞。为了杜绝彼此之间的矛盾,所以有了这条规定。因此事而受罚者也有。可现在……”秀儿有些为难地看着风烟,觉得面前的这杯酒苦涩难当。

“这件事你知我知,到时候我会要求妈妈将你弹琴之所用帷幔严严实实遮挡起来,你女扮男装,穿上乐师的衣服一定不会看出来了,即使是被发现了,我们姐妹之间也不会发生什么矛盾,那时候姐姐已经有了后盾,我把所有的错误一力承担,想必妈妈也不会惩罚与我。妹妹,姐姐求你了。”

看着风烟着急的样子,秀儿狠下心来,端起面前这杯酒一饮而尽。

“多谢妹妹成全,今日之恩姐姐无以为报,等到姐姐荣登花魁之时,定做妹妹的坚实后盾,护得妹妹一个周全。”说罢,也饮下一杯。

一杯酒下肚,秀儿只觉得一团火焰从胸中腾地燃烧了起来,周身的血液也随之沸腾,一张脸烫得能烙饼,清楚自己饮酒没有雅量,没想到一杯酒下肚就这么狼狈。继而眼前的景物开始左右摇晃。她勉强站起身来:“风,风姐姐,我不行了。头晕得厉害,回去了。”说罢,摇摇摆摆地往门外走去。

风烟推开桌子,一把扶住秀儿。“妹妹,你真不会饮酒啊!还是姐姐送你回去吧。让别人看到你这样子总不好。”

两人刚转过弯,来到中厅的玄关处,只见紫烟的侍女灵儿站在那里四处张望着,看到她们,三步两步地跑了过来,“秀儿姑娘,请留步。”

阅读全文
疏风醉珠帘

疏风醉珠帘

主角叫朱潜,玉坤的小说是《疏风醉珠帘》,它的作者是妙音清影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正自哀伤间,管家来报:“大人,卢老爷来访!”听管家如此说,好半天,朱潜才回过神来:“卢老爷,哪个卢老爷?”他怔了怔,记不起来自己已

作者:类别:古言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疏风醉珠帘》疏风解毒胶囊 第十九章 薄酒一杯残垣事 疏风醉珠帘同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