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纪事》兰陵 第八章 遗帖风波 兰陵纪事年下攻

《兰陵纪事》兰陵 第八章 遗帖风波 兰陵纪事年下攻

时间:2019-08-14 06:14:08编辑:百小白

《兰陵纪事》由网络作家曾兰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高瑾,诸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此时一个小童快步跑来,言是郎君请娘子们至亭上同乐。 水面袭来一阵凉风,宝信起身时连咳了数声,卢氏见状道:“你们先过去,我陪宝信去...

兰陵纪事

推荐指数:10分

《兰陵纪事》在线阅读

《兰陵纪事》免费试读


此时一个小童快步跑来,言是郎君请娘子们至亭上同乐。

水面袭来一阵凉风,宝信起身时连咳了数声,卢氏见状道:“你们先过去,我陪宝信去添件衣裳。”

待她二人走去,阿晏嘟囔道:“要衣裳叫奴婢送来便是,何须亲自去取。”

阿瑶道:“偏你最没眼色,定是她和延宗又吵嘴了,大嫂寻她过去教训呢。”

阿晏道:“阿姊,五嫂才不会和五哥吵架,她若不高兴可是一句话也不会同五哥讲。再者,大嫂会教训的一贯不是只有你与我吗?”

阿瑶忿忿然道:“大嫂教训的横竖不过是那些,如今看来吾等还不如四嫂,在家守活寡,令人无从教训……二嫂,你踩到我裙子了!”

王氏笑道:“适才走得急了,未跌倒便好。”

茶香绕梁的亭台之上,不知几时已止了游戏。

孝珩细细看着案上那一方笔帖,一向温淡的面上不觉衔了几分惊喜,“当真是郑公遗迹?”

延宗嘻嘻笑道:“若是大哥、二哥寻得此帖,我自然无疑,可偏偏是三哥觅得……”

孝琬白他一眼,道:“这里不就有一位素得真传的中岳先生之后?一问便知。”

延宗闻言一怔,随后一抬首,便见诸女眷徐徐入亭。

伊人施施然行礼过后,孝琬便招手邀她上前,笑得如春风醉人,看得她甚觉耀眼。若撇开这位郎君的处事作风,确不失为一个如玉良人。

此时,这如玉良人正端着一双乌珠明月般的眼睛含笑看伊人,朱唇玉齿一启一合,不紧不慢道:“今日才知弟妇在荥阳的风雅之名,偶得此一帖,还请先生点评一二。”

伊人这才望见案上的那一方笔帖,却是一怔,半晌方回过神来,垂首道:“兄长言笑了,先生二字妾委实不敢当。不过是少时承母亲训教,加之仰先人遗光,稍稍学了几年笔墨罢了,哪里敢担风雅之名。”

言毕她即上前一步,细细察看那幅笔帖。

端详有片刻,方自那帖古松蟠屈般的字中抽出神来,徐徐道:“通观此帖全书,但觉气象渊穆雍容,骨势开张洞达,若逐字察之,则宽和而谨束,平实而峻肆,朴茂而疏宕,沉雄而清丽,极正书之能事。而中岳先生落笔多以古朴淳厚之篆法为主,参以方笔隶意,笔调凝炼,体势开阔雄健,神采奕奕,可谓篆势、分韵、草情,一应皆具。说来惭愧,妾少时习字多赖母亲严训,离家后即已懈怠多年,如今竟不察先人之迹,实在……”

孝琬闻言只淡淡一哂,道:“无妨,听闻娘子的游龙之笔素有中岳先生之遗风,今日便借机一睹,也可谓之幸事。”

伊人略一迟疑,随后莞尔道:“如此,且容妾下去准备一番。”

见伊人离去,小卢氏亦道:“我与四嫂同去,顺便催催大嫂与五嫂,不知她们今日在一处又有甚么话讲,竟撇下我们这许久。”

却见渔阳王高绍信轻嗤了一声,道:“一贯来话最多的不都是你。”

小卢氏白了他一眼,与诸位兄长稍稍作礼,便提了裙子疾步追去。

长恭见他夫妇二人如此,颇觉好笑,不由得朝小弟妇如飞雀般提裾下阶的身影多看了一眼。

绍信道:“四哥也觉得阿晏好笑罢?你瞧她,成日里没个规矩,我但凡说了一句她不爱听的,扭头便跑去与大嫂告状。”

他语气中颇有几分不忿,却换得兄长笑应道:“我是觉得你好笑。嘴上一贯不饶人的是你罢?你便不能做个君子,让让她?”

绍信道:“我若是君子,早叫她气成傻子了。”

延宗在旁叹了口气,道:“阿晏倒还乐意气你。”

孝琬提步行来,一把搂过延宗的肩膀,眼睛笑成两弯弦月,不怀好意道:“我可怜的五弟,已有整月未与他家娘子说过话了。”顿了顿,“应当说,弟妇已有整月未搭理过我的傻弟弟了——为兄所言是也不是,小霸王?”

延宗闻言自是恨得牙痒痒,却还是沉着气道:“三哥所言不全是——宝信现在连听也不听我说话了,我但凡出声,她扭头即走。”

孝琬笑得合不拢嘴:“不曾想我们家冲天冲地的小霸王也有今日。”

延宗难得不与他还击,只道:“你便笑罢,今日大兄在这,我且不与你计较。”

孝琬一手勾着他肩膀不松开,另一手拍了拍他鼓鼓的肚子,眉梢一挑,道:“不错,肚量总算跟上身量了。”

孝瑜冷眼看他二人,“如此,我竟是看不到一场好戏了。”

孝琬忙正色道:“大哥哪里话,这戏我就是给陛下看也不敢叫大哥看。小五,你说是也不是?”

延宗忙不迭点头:“就是,就是。”

孝瑜顿了一顿,看了眼孝琬道:“愈发不成体统。”

延宗见状赶忙推开孝琬搭在他肩上的手,往大哥的方向靠了靠,连声道:“就是,就是。”

他唯恐今日又惹了大哥不高兴,回头宝信更与他不快。

乐安公主悄悄拉了拉二嫂的袖子,低语道:“二嫂,我怎不知她还有这一手?”

王氏道:“她的曾祖便是中岳先生,自小又承养于中宫,你不知的事且多着呢。”

公主一声冷哂,“这倒也是,我只知她姑母是从前之郑氏,她姨母是今日之李氏。”

话语甫落,便有一阵步声匆匆急至。

来人乃是小卢氏的婢子,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奴面色煞白语无伦次地通传着许是连主母自己也未必说清的话语。

长恭提步快行时只觉**微突,似有甚么浮上心头,却又捕捉不到分明的痕迹。

入了阁内,淡淡香气中夹杂着几许散落破碎的脂粉味,叫他想起幼时在嫡母妆台上打翻的那盒北地胭脂。

他瞧见郑氏的脸,那因惊惶与跌撞而散开的红妆,混杂着委屈且无助的泪水,令他不自禁地想避开,却是避无可避。所幸长嫂来得及时,“手臂上过药了,旁处可还有伤到?四郎先避一下罢,五郎出去看看宝信,阿晏你也出去。”

待行至外处,卢氏阿晏一把甩开少年夫君执于她腕上的手,气恼道:“你适才为何不让我说?我亲眼看见了……”

高绍信打断道:“甚么都叫你说了,甚么都叫你看了,偏你事多!平日因你年纪小,我不与你计较,才叫你如此不懂事。我只问你一句,你适才没看见五哥也在那里吗?”

未至及笄稚气尚浓的女郎闻言登时噤了声,绍信见状,轻拍了下她的额头,半是安抚半是教训道:“知道闭嘴就好。”

末了又闻她低了声道:“可我就是看见了,不单单是这次,上回四嫂落水,宫里也有人说是……”

阅读全文
兰陵纪事

兰陵纪事

主角叫高瑾,诸人的小说是《兰陵纪事》,它的作者是曾兰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看清长恭的面容,那小姊姊怔了一怔,半晌方应道:“自然是从戏台里看的——我家就在这寺庙边上,每逢十五的大戏我都看过。大母常说,戏

作者:类别: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兰陵纪事》兰陵 第八章 遗帖风波 兰陵纪事年下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