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纪事》兰陵王出装 第四章 豆蔻旧年 兰陵纪事YD

《兰陵纪事》兰陵王出装 第四章 豆蔻旧年 兰陵纪事YD

时间:2019-08-14 06:15:51编辑:百小白

火爆新书《兰陵纪事》是曾兰亭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高瑾,诸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因还处孝期,便是前往静德宫拜谒也需素服而行。故而大病初愈,气色未好,伊人也不敢施以粉黛。 此时于铜镜前,英女一边与她梳发挽髻一边...

兰陵纪事

推荐指数:10分

《兰陵纪事》在线阅读

《兰陵纪事》免费试读


因还处孝期,便是前往静德宫拜谒也需素服而行。故而大病初愈,气色未好,伊人也不敢施以粉黛。

此时于铜镜前,英女一边与她梳发挽髻一边道:“奴面有伤疾,恐不得见贵人,此次入宫娘子且携了小惜同去。她年岁虽小,总还算机警,凡事也知应变。”

伊人原在闭目冥思,闻此只轻“嗯”了一声算是作答。

待梳好发髻,她睁开眼便看见铜镜里英女隐于自己身后的半张脸,女子正当青春的面容姣若梨花,却于额角落了一处伤,委实令人惋惜。

她回身扶了那面庞细细察看,叹道:“皇后素来是这样的性子,打人专打脸,尤其是生得好看的脸——所幸是在额角,这几日且以面靥掩之。我予你的药膏可有日日敷用?到底是姑娘家,若是留了疤便不好了。”

言毕即自妆奁中取出一个不及半面手心大的小金盒,启开灵巧的机扣,便见里面齐整精细的一叠金箔花钿。

她笑吟吟道:“分妆开浅靥,绕脸傅斜红。”

相传三国时,吴太子孙和醉酒后在月下舞水晶如意,不慎失手伤及宠姬邓夫人的脸颊。太医以白獭髓调和琥珀给邓夫人治伤,伤愈之后脸上留下斑斑红点,孙和竟觉邓夫人此态愈加娇媚,此后宫廷、民间便兴起了丹脂点颊,以添媚态。流传后世,即为今之面靥。

英女施施然接过主母手中精巧贵重的金盒,并无半点受宠若惊之意,只莞尔道:“奴左右不过与娘子作伴,莫不是娘子嫌弃无盐了?”

伊人抬手就势轻拧了下她的面颊,笑道:“无盐却也是女诸葛,我岂敢嫌弃?”

一番嬉笑,伊人也知她近日确不宜行走内廷。倒不全赖这额上的疤痕,概因北宫之势已颓,她一个旧人,还有着那样的身家,从前的种种利处,于此时便都成了麻烦。

英女亦思及此端,于笑闹后不免忧叹:“奴于娘子这处总归是好的,只怕姊姊眼下在宫内的日子愈加不好过了。”

英女的胞姊尔朱摩女亦是娄太后昔年的女侍。伊人略略听闻,这位女侍与承于太后膝下的长孙河南王乃旧年之识,其间颇有授受,谁知后来却被太后赐与今上,成了后宫嫔御。

胡后素来不得北宫之心,又逢前事,此番多少是徇了私心给英女难堪,想来那位尔朱娘子在宫中必是不好过。

待行上车驾,蓦见内里之人,伊人不由怔住,半晌方回过神来,垂首道:“妾见过郎君。”

目光落处,但见他足上的黑色丝履,衣裾的素色云纹,再往上便是他腰间的半环佩玉,身上的一拢白衣,发上的束髻轻冠。

他的面容,他的神色,他的眉眼,他的唇鼻,他的一丝一处,一发一毫,皆是她日日所思,心心所盼。

这是她此番清醒后初次见他,三年了,他似乎仍是从前的少年模样,只于眉眼间添了几分郁郁从容。

她想问他,并州的风沙可曾迷了他的眼?洛阳的牡丹可曾乱了他的心?不然,他因何而迟迟不归?话到唇边却凝成了一声哽咽,她唯恐唐突了眼前这如同梦中走出的玉人,终是忍住不言。

见郑氏落座后垂首不语,一时不免气氛尴尬,长恭遂道:“这三年,府上诸事辛苦娘子了。”

半晌,方闻得她低低道:“你可还要去并州?”

语气竟是委屈无限,叫他一时措手,只道:“并州军务冗繁,待邺城事毕……”

“我知晓。”低声打断他无措的话语,出口方察失言,伊人深吸了口气,将头埋得更低,嗫嚅道:“妾唐突了。”

她当然知晓,她本应知晓。

他对她,到底无情分可言。这些年来,总归不过是她痴心妄想罢了,可她又偏生断不了这虚枉的执念。

舆驾止于宫外,伊人静默地随于长恭身后,于深长的宫道缓步而行。

低头间,她看见他垂于身侧的袖摆,那自隐处绣着合欢叶纹的广袖随着步伐而微微拂动。

他的步子不疾不徐,与她不过隔着一尺之间,她只要稍稍伸手,便可抓住那如云之袂,一如彼年。

思绪之间,她不禁恍惚,以至脚下羁绊亦未察觉。

惊惶欲跌之际,不待身后婢子惊呼上前,长恭已回身扶住她臂腕,沉声道:“当心。”

他的声音温润若玉,一如深藏于她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往昔。

他指间的暖意隔着夏日轻薄的布料传到她臂上,亦真亦假,如实如幻,恍惚间将她重又带回那年的上元之夜,初见之时。

彼时他也曾这样执过她的手腕,将她自匆匆驶来的车舆前救起——

“当心。”

那是伊人第一次听到如此悦耳的声音,清灵若空山砌玉,动听的令她心慌。

还记得当时尚处元月,天气尤寒,是以他握于她腕上的指间亦透着凉意,只是那凉意传到她心里,却转为令她面上生热的暖意。

她于满天流光中怔怔地望着他,他的声音极为曼妙,他的面具却甚是狰狞。

只是那日的灯火实在耀眼,于是那可怖的面具便也跟着熠熠生辉,甚是动人。

那一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终于抓住他了。

同样的白裳假面,同样的衣袂蹁跹,梦里的千回百转,终化作现世里的一次相逢。

她虽不知他生得一副怎样的容貌,仅只见得他素白袖口奇特的叶纹,却于那日之后便在心里为了他描绘了千百般的模样,只因他便是那自她梦中走到这现世的少年。

彼时她们于内廷之中见过的诸位郎君,最为好看的当属延宗的长兄河南王高孝瑜了。

那是个俊朗风逸的翩翩公子,举手投足皆是非凡气度。

总随于他身后的长广王亦是姿容甚美,只于其间多了几分阴柔.

——这都是自阿范嘴里说出的,她一贯是口无遮拦:“要我说,还是河南王最为好看,既俊秀又英武。我要是能寻得一个这样的夫君,定会为他洗手作羹汤!长广王虽则貌美,却是不及河南王的风度——小五不是说,他前段时日才叫大家一番责打,斥他无高家男儿气度。”

延宗闻言,捂着肚子哈哈大笑道:“你若是亲自洗手作羹汤,那你的夫君定活不过半月!阿范你这样的汉子,哪里还要再寻一个郎君?”阿范自是扑打与他,恨不能撕了他的嘴。

是以,她总于脑中描画着,她的梦中人到底是英武的郎君还是柔美的少年。

那时,与她怀着同样憧憬的还有宝信,懂她心思的也唯有宝信。

犹记得上元归来之后,被寒气冻得鼻头发红的女孩与她十指交叠,同捂着一个手炉,羞怯道:“阿姊,我见到他了。他穿着一身白衣,就站在漳河边,如同月上下来的仙人一般……”

伊人含笑问她:“那你可看清他的容貌?”

她摇头。

伊人复问:“那你可闻得他的声音?”

她仍是摇头。

伊人遂打趣道:“你便不怕他是个貌丑声陋之人?”

宝信急道:“哪里会!他可是河南王的亲弟弟。”

不知何时过来的阿范却凑于她耳畔突然作声道:“他还是小五的亲哥哥呐!”

被吓了一跳的宝信又羞又恼,“阿范你再这样,我便不同你说了!”

阿范却是咯咯笑道:“你现下也是不同我说呀,不过你放心,阿姊会同我说的!”

伊人牵过阿范冰冷的手覆于自己的掌下,一同拢在那精工细制的手炉之上,莞尔道:“莫闹了,小心外间的人瞧见,你眼下可不是姑娘家了。”

阿范朝她笑道:“还是阿姊好,不似宝信这般既没良心又没胆子。我好不容易支了小五将四郎君请出来,结果她只敢远远望着,连正脸也未瞧上。不过也无妨,前日听叔祖提起,待入了夏,我的小姑姑身体转好,便可出嫁了——到时,自然是可以瞧得清清楚楚。”

宝信羞得满脸通红,斥她道:“你成婚后愈发没女儿家的样子了!”

却是换来阿范一个吐舌的鬼脸,半分也不作回事。

阅读全文
兰陵纪事

兰陵纪事

主角叫高瑾,诸人的小说是《兰陵纪事》,它的作者是曾兰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看清长恭的面容,那小姊姊怔了一怔,半晌方应道:“自然是从戏台里看的——我家就在这寺庙边上,每逢十五的大戏我都看过。大母常说,戏

作者:类别: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兰陵纪事》兰陵王出装 第四章 豆蔻旧年 兰陵纪事Y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