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纪事》兰陵笑笑生 第四十五章 东宫大婚(二) 兰陵纪事年下攻

《兰陵纪事》兰陵笑笑生 第四十五章 东宫大婚(二) 兰陵纪事年下攻

时间:2019-08-14 06:16:20编辑:百小白

火爆新书《兰陵纪事》是曾兰亭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高瑾,诸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长恭一壁替他擦着面颊上的印记一壁含笑道:“小时候我也如此玩过。” 过了许久终于放下巾帕,微微松了口气,“好了。” 又闻高纬道:“...

兰陵纪事

推荐指数:10分

《兰陵纪事》在线阅读

《兰陵纪事》免费试读


长恭一壁替他擦着面颊上的印记一壁含笑道:“小时候我也如此玩过。”

过了许久终于放下巾帕,微微松了口气,“好了。”

又闻高纬道:“幸好四哥今日未同我们前去迎亲,不然定与高绰他们一样,被捉弄得一身狼狈,比我还要狼狈。”

陆氏携着笑入内道:“两位郎君在讲甚么呢?新郎官需换身新衣了。”

高纬牵着长恭的手依依不舍道:“四哥稍等等,我换完衣裳便来找你。”

陆氏闻言取笑道:“郎君要找哥哥甚么时候不行?今日须得找新妇子去。”

言毕四周的宫女也跟着一阵作笑。

长恭低头复与他说了几句,他方才松下手随乳母入内,却仍是一步三回顾。

待那瘦小的身影转入内室,长恭方才提步离去。

及至这年轻郎君的身影于宫廊转角处消失不见,几个宫女方才恋恋不舍地收回暗暗打量的目光,却仍是免不了一番交头接耳。

只见其中一人低低道:“从前竟不知这位殿下……”

一略有知情的宫女随即道:“四郎君先前一直戍于并州,年前北宫大丧方才回来,你们自然不知道。”

便闻一个宫女急声道:“此间大喜,可莫提甚么大丧,仔细叫郡君听见了!”

余人因转回前言,只闻一宫女叹道:“从前吾等只知一个时常入宫的大郎君,近日方才知道这位殿下,确是半分也不输于河南王。”

一稍稍年长的宫女略携了几分不屑道:“独独生得好看有何用?大郎君聪慧达雅,经纶满腹,这位听说可是自骑兵省起家。”

一小宫女探首惊道:“那位郎君是骑兵省出身?竟一点也看不出来,反觉有几分汉家士人的气度。”顿顿,又道,“与大郎君半分也不像。”

言毕便闻一宫女道:“俗话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太后曾言大郎君最有昔年神武皇帝的风范,而三郎君则最肖文襄皇帝。四郎君与三郎君年岁相同,眉眼生得几乎一样,身形更是一致,却不见半分文襄皇帝的风度,故而北宫从前对他亦不甚眷顾爱重。”

因有宫女道:“可我听闻四郎君的娘子却是北宫亲为赐下,乃是出自荥阳的高门。”

一宫女嗤道:“诸位郎君家中的娘子,凡出于汉门,哪个不是来自崔卢郑李王这几家?另者,她娘家一房并无兄弟,如今昭信宫又败落,这位郑娘子怕是再无甚么底子了。”

一个宫女道:“不是还有中宫的皇后吗?”

便闻得一声轻啐:“到底非亲非故,不过是仗着小郎君的倚赖罢了。”

因言及中宫,诸人一时也莫有他话,只随意应付过去。

俄而复有宫女道:“自年后,河南王却是鲜少入宫来。”

便闻一知情宫女沉声道:“眼下河南王可是大不比从前了,如今大家最为器重者乃是和侍中。”

复压低了声音,“听凉风殿的宫女说,和侍中曾与大家谏言河南王奢僭,起初大家并不放在心上,要知道河南王府的高榭水堂,大家也曾数次前往赏玩。只是有一回赵郡王酒后失言,提及民间近日之妄语流言,说甚么‘山东唯闻河南王,不闻有陛下’,大家因此才心怀了几分芥蒂,故而近来少有召见。”

一宫女却是摇头道:“我怎么听闻是因为后庭的尔朱娘子……”

忽闻一阵脚步声,却是太子的乳母陆氏正疾步行来,诸人立时噤了声,转眼便各自站好以待吩咐。

高俨的乳母寻来时,小儿仍抓着伊人不放,只道:“家家说了,今日大喜,随我开心。”

伊人一壁替他擦着将才抓过糕点的手,一壁与乳母道:“姊姊放心,你们且忙去,阿俨随我便好,待他玩够了我再送他回去。”

乳母自是无二话,只道:“那便辛苦娘子了。”

复又低头与高俨嘱咐一番,小儿却是充耳不闻,只不耐烦地挥手将她驱开。

待乳母离去,伊人回首与英女道:“我们且在偏殿候着,你姊姊随后便来。”

高俨却是一刻也待不住,直拉着伊人要去仙都苑看蝴蝶。

英女遂道:“娘子且与小殿下去苑中玩耍,我在一人在此处等候即可。”

伊人顿了一下,思想着她们姊妹叙话,她一个外人于此处难免多有不便,因嘱咐了随来的内人务必照看好英女,而后方才牵着高俨行出偏殿。

因太子大婚,仙都苑里添了不少景致。

高俨兴致勃勃地与伊人道:“娘子,这园里的许多蝴蝶是今日才放进来的,有好多我从前都不曾见过。”

忽抬手一指眼前花架,压低了满含惊讶的声音,“娘子看,那里有一只蓝色的蝴蝶,你喜欢吗?”

伊人定睛朝架上垂下的一簇玉色小花看去,果见上面停着一只蓝色翅膀的大蝴蝶,甚为美丽动人。因颔首道:“确是好看。”

高俨闻言便松开她的手跑去,“那我这便将它捉来给娘子玩!”

伊人连忙道:“你慢些跑,别跌倒了!”复回首与两个宫女道,“小心跟着殿下。”

因捡了块树荫下的山石,复取过婢子递来的手绢铺于其上,而后方才坐下。

远远看着正扑蝶的小儿,面上不觉携了几分笑意,复见小儿随着蝴蝶愈跑愈远,故与身边的婢子道:“我就在此处坐着,你去将小郎君叫回来,让他们莫跑得太远了。”

婢子略一迟疑,而后方才一步三回头的跑去。

忽听见一旁山石后的水池传来一声响动,伊人起身行去探看,蓦见一只丹顶鹤从池中猛地跃起。

她惊了一跳,躲避间只觉脚下一空,方才惊呼出声便被一只手稳稳地扶住。

尽管如此,她将才踏空的脚落了地还是生出一阵刺痛。

待看清身后人的面容,她更觉惊愕难堪,只恨不得方才就此跌倒于地。

孝琬将她扶至石头上坐住,见她面色又青又白,方才落了一空的右脚微微瑟缩,想是扭伤了。因回首与近侍道:“去取些冰和药酒来。”

近侍应了声是便提步离去。

伊人尚未作出反应,便见孝琬一把扣住她右脚踝,转眼间便将鞋袜解下。

她连忙欲将赤脚掩至裙下,却被他的手牢牢桎梏,动弹不得。她急声道:“殿下!”

却见他紧紧地盯着她脚上的印记,忽而抬首道:“你还记得这个吗?”

伊人趁他言语之际连忙将赤足掩至裙下,而后道:“我自记事起便有这印记,如何不记得?”

孝琬复问:“那你可还记得这印记是从何而来?”

伊人微一抿唇,仍旧道:“我自记事起便有这印记。”

孝琬神色一滞,待近侍领了宫女取来诸物,他方才垂首低低叹道:“罢了。”

伊人见他神情古怪,心下只觉不安,连忙道:“既有宫女过来,便不劳烦殿下了。”

此时高俨正跑过来,喘着气问道:“娘子怎么了?”

伊人连忙将他拉至身前,自袖下取出手绢替他擦拭额头的汗水,缓声道:“我无碍,你跑了这一身的汗,仔细吹了风着凉。”

高俨却捧着手小心翼翼地凑至她面前,“我抓到那只蝴蝶了,娘子你看……”

孝琬闻言忽地上前将他的手一把拂开,年仅七岁的小儿哪禁他如此,登时便吓了一跳,复见辛苦抓来的漂亮蝴蝶于伊人面前飞走,一张嘴扁了扁,终是强忍着未哭出来。

孝琬只看着伊人道:“你可有碰到那只蝴蝶?”

伊人怔怔道:“蝴蝶一转眼便飞走了,当是未碰到罢。”

回过神来正要安抚高俨,却见孝琬一把将他拉开,而后与宫女道:“带郎君下去净手。”

高俨亦来了气,鼓着嘴将手在孝琬的袍子上胡乱抹了一把,方才愤愤然地随宫女下去。

阅读全文
兰陵纪事

兰陵纪事

主角叫高瑾,诸人的小说是《兰陵纪事》,它的作者是曾兰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看清长恭的面容,那小姊姊怔了一怔,半晌方应道:“自然是从戏台里看的——我家就在这寺庙边上,每逢十五的大戏我都看过。大母常说,戏

作者:类别: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兰陵纪事》兰陵笑笑生 第四十五章 东宫大婚(二) 兰陵纪事年下攻